????恭王带的精锐营的离开,让江南营也多了离愁别绪

????想当初,睿王刚带兵来的时候,西南军宫城都不想让他们进。后来为了入营,也出了不少矛盾。

????然这一年以来,攻打夷越,两军将士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????这次拔营离开,江南营的许多将士都十分不舍,亦不知何时才能相见。

????这夜,江南营的将士们给江北营的精锐兵送行,生起了篝火,烤起了肉,喝起了酒。

????费英和恭王自然也参加了!

????“没想到,他们还能结下这样的情谊。”费英看到纪岳等人跟丁洋、江滔等人在吃酒时,不由说。

????“都是是你的功劳。”恭王道。

????“不,是因为王爷你。”费英很真诚的看着他,“若非你全心的信任我,信任西南军,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。”

????恭王笑:“好,那本王先敬你一杯。”

????两人刚喝了一杯酒,丁洋纪岳等将领忙过来给他们俩敬酒。

????他们喝酒,都是大碗大碗的喝,费英和恭王亦来者不拒。

????以往两人都极少会喝醉酒的,这一夜费英喝了个半醉,恭王也有了几分醉意。

????恭王喝多了酒,倒跟寻常没什么两样。费英喝醉了酒,便是傻笑,然后不停的给自己灌酒。

????她傻笑时,蜕去了平时的冷冽,有了女子的娇柔。

????恭王一直挨着她,将她的醉态尽收眼底,自然不想她被人看了去,将她牢牢的按怀里。

????经此时军营里的将士们都哼唱起了军中的歌谣,哼着歌儿,喝着酒,诉说着离愁别绪。

????“王爷,你会想我吗?”她头枕在他肩上,转头看他。

????“你觉得呢?”他捏起她的下巴。

????“不知道,但是我想,我会很思念王爷。”她低声说。

????他身体一震,当着众将士将她横抱了起来大声道:“费将军醉了,本王送她回去。”

????恭王抱起了费英去她的营帐。

????纪岳盯着他们的背影许久。

????“别看了。”江滔拍了一下他的肩,“我给你介绍个姑娘吧,你是不知道,咱们乌萨江心怡你的姑娘不少。”

????纪岳远远看到费英营帐的烛火亮了,帐子上有两个身影,渐渐两个身影重合,很快烛火熄了。他听到自己说:“好。”

????次日一大早,恭王走了。

????费英喝了太多的酒,又被恭王缠到了大半夜,后来迷迷糊糊睡下。等她醒来时,恭王的大军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,追也来不及了。

????“王爷说不要打扰你休息,让你好好休息。”纪岳说。

????费英很失落,她回到家里,父亲刚回来。

????“爹。”

????“我去送了王爷。”费通说。

????“嗯……”她失落的回房。

????“英儿……”

????费英看向父亲。

????“依爹看,王爷不会负你的。”费通深深的说。

????费英心头一震。

????“这次你没有看走眼,你是对的。”费通又说

????费英眼眶一热:“爹你没有再怪我就好。”

????回到房内,费英让下人打了水沐浴,沐浴时,摸到了颈侧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玉。她忙摘下玉,这是一块通有体白润的玉佩,玉上刻着一个字:赤。那是他的小名,他平时贴身不离的配戴的。

????她心神一动,昨夜喝的太多,后来他缠着没完没了,什么时候结束她都不知道。在迷糊上,他给自己戴上了一块玉佩,好像说了等我。

????等他?

????他还会再来吗?她真的不知道。

????f19z0502w